习近平向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成果落实协调人会议致贺信
两办印发关于加强和改进乡村治理的指导意见
李克强主持常务会 部署推进城镇老旧小区改造
 ·[视频]不会倒垃圾?“代收垃圾网约工”来帮忙 月入可.. ·[视频]小心隔墙有“眼” 如何发现偷拍设备?.. ·[视频]老人贴万张寻人启事寻找老伴:余生只为找到你 ·[视频]大妈执意给骗子转账 怼警察:耽误收益找你算账.. ·[视频]深圳一高楼玻璃窗坠落,6岁男童被砸生命垂危! ·[视频]《你的马克思已上线》高考篇 ·[视频]女子雨中长跪不起求债主现身:我是诚心还钱 ·[视频]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活动标识发布 ·[视频]吐槽美国打压华为获央视报道 美主持人:我出名.. ·[视频]多地目击到不明飞行物 范围覆盖中国多个省市地.. ·[视频]初心 ·[视频]科技向未来 | 黑洞——时空弯曲的超级旋涡(.. ·[视频]重磅微视频|礼赞 ·[视频]美国跳过5G直接搞6G?专家狠狠打脸 ·[视频]科技向未来·预告 | 黑洞——时空弯曲的超级.. ·[视频]任正非:华为根本不会“死”胜利一定属于华为 ·[视频]川幺妹谭钧尹演唱四川非物质文化遗产资产《川幺.. ·[视频]微视频:文明交流之道 ·[视频]《亚洲文化嘉年华》看这里!完整版 ·[视频]一个大洲,2400种“你好”开始的对话

第29个全国助残日 如何唤醒“沉睡”的无障碍设施?

发布时间:2019-05-19  来源:新华网  字体大小[ ]

  原标题:如何唤醒“沉睡”的无障碍设施?

  新华社记者吴文诩、陈宇轩、邰思聪

  直升电梯长期故障维修、盲道被停车占用、斜坡通道直上直下、专用厕所堆满杂物……这些情景常常被人们忽视,却给不少出行的残疾人带来心酸和烦恼。

  5月19日是第29次全国助残日。受访的残障人士和专家表示,除了继续完善无障碍环境建设外,更应该唤醒那些“沉睡”的无障碍设施。

  “外出不敢喝水,找厕所太难”

  中国残疾人联合会数据显示,当前我国各类残疾人总数已达8500万。记者调查发现,尽管各级政府大力提倡加强无障碍设施建设,然而长期困扰他们的出行难题,仍未得到有效解决。5月15日,安徽省合肥市一位盲人带着她的导盲犬外出坐公交车、打出租车均被拒载,安徽省合肥市公交集团有关负责人对此解释称,对于盲人携带导盲犬选择公共交通出行,有一些法规支持,但仍缺乏具体执行的明文规定。

  提起出门遇到的那些烦心事,全国残运会百米蛙泳冠军代国宏也感同身受。退役后的他在四川省成都市一家游泳馆任教练,因为工作需要,代国宏出门更为频繁。

  “外出不敢喝水,找厕所太难。”代国宏告诉记者,虽然很多地方都有无障碍厕所,但常常没法使用,有直接上锁的,有门太窄轮椅进不去的,还有的成了储物间……让他更难受的是,有次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无障碍厕所,门口处却有一个台阶。代国宏说,烦心的地方还有很多,比如一些过街天桥坡道坡度太大,必须要绕行,但绕完后却成了逆行,坐飞机时轮椅托运被压坏更是常有的事。“轮椅就是我们的腿,没有腿怎么前行?”他说。

  有着同样遭遇的还有生活在深圳市龙岗区的赵业云。由于双下肢残疾,他已经坐了10年轮椅。“深圳很多地下通道都是直上直下的,坡道很陡,如果没有人帮忙,就是‘下得去、上不来’,应该设计成折线或Z字形才对嘛。”赵业云说,自己已经练成了一些“绝技”,比如把轮椅前面翘起来上台阶。再比如,如果只有三四级台阶要下的话,坐在轮椅上直接冲下去,这些都已经很熟练。

  按照赵业云的描述,记者来到深圳市红岭中路与深南东路交叉的十字路口,发现该处的地下通道虽然设有可供残疾人轮椅通行的斜坡,但和赵业云的描述十分相似:由于坡度过陡,很难独自操控轮椅来到路面,往下走时甚至存在“冲刺翻车”风险。

  施工维护不当、运行机制未建立、社会参与不够

  《2018年残疾人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我国共出台了475个省、地市、县级无障碍环境建设与管理法规、政府令和规范性文件,1702个地市、县系统开展无障碍环境建设。受访专家表示,当前我国无障碍环境建设法规、标准进一步完善,无障碍环境建设进步明显,但仍存在施工维护不当、城乡不均衡,规范化运行机制尚未建立,社会参与不够等问题。

  ——施工维护不当、城乡发展不均衡。致公党北京市委《关于北京市建设高水平无障碍公共环境的提案》显示:2017年,北京市残疾人联合会曾对全市范围内325家各级别宾馆进行无障碍体验,发现三分之二的被考察宾馆在无障碍设施建设方面存在问题;此外,村镇无障碍环境建设仍相对滞后,在农村地区,除无障碍设施不足及利用程度不高外,单体设施建设不达标现象也比较突出,管理维护水平普遍较低。

  ——规范化运行机制尚未建立。北京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高级规划师许槟介绍,目前无障碍环境系统化建设规范化运行机制尚未建立,其中关键问题在于缺乏强有力且有效的主管机构或协调组织者。“各省、市残联作为社会团体,其协调力度十分有限,虽然法规赋予其监督和建议权,但在具体执行中仍然需要依赖相关部门和企业的自觉性。”许槟说。

  ——认识有限、社会参与水平不够。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宋煜表示,由于长期将“无障碍”等同于“助残”,导致大多数个人和团体往往认为无障碍环境建设“与己无关”,也很难让群众有更多参与意识。广东省肢残人协会和华南农业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针对无障碍环境建设的调研结果也显示,在广东省,影响无障碍设施使用率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设施被占用,恰恰是这种有意识或无意识的占用,导致了无障碍设施无法充分发挥其应有的作用。

  唤醒“沉睡”无障碍设施需多方发力

  如何唤醒“沉睡”的无障碍设施?受访的专家和残障人士表示需要从多方发力。

  许槟表示,要探索建立包括规划、施工、竣工、维护、体检评估和监督反馈一体的全程运作机制。“当前各地区无障碍公共环境还不是一个有机整体,还没形成相关衔接的关联体系,这也是大家反映的情况,很多地方都有设施,但还是出门不方便。”他说。

  北京市民政局副局长李红兵表示,建设无障碍城市的同时,乡村无障碍建设短板也需尽快补齐。当前,要以开展乡村振兴为契机,将乡村的无障碍环境建设工作纳入其中,补齐农村无障碍公共环境建设的短板,并将农村无障碍公共环境建设纳入考核内容,全面推动美丽乡村建设。

  “无障碍设施不是单纯意义上的助残,而是服务于所有人,是给大家提供有尊严生活的基础条件。”宋煜说,应该充分利用盲人体验馆、科技馆、博物馆等现有资源,积极推动各类社会公益项目,普及无障碍通用设计理念,让每个人都有意识成为无障碍公共环境的建设者。

中国大众网摘编 方富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发表感言: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更换。